• 吾爱摆渡-资源分享平台
上网加速
上网加速

Home / 值得一看 / [杂分享]白莉爱吃巧克力-艾米莉亚 [62P 202M]

[杂分享]白莉爱吃巧克力-艾米莉亚 [62P 202M]

2022-06-22 22:18:48
2327 阅读


图包下载

8da14b74d6dc69c2ed823d95fca5d4b2#ed6e522d0166cfdea34b98101103d9bb#209618432#巧克力制作方法.tar

 【跳转】 

相关教程

 首页 | 秒传链接提取脚本 - 文档&教程 

 [教程] 『手机端』解压缩种种问题汇总处理————持续更新 

 [教程] 『电脑端』解压缩种种问题汇总处理————持续更新 

别问,如果还问了,就是你没看(不想看到弱智发言

音乐欣赏
浸不透(骨科 1v1)我最喜欢我哥 【下载】 

1.

 

 化妆间内气氛凝重。

 

 助理小椿用小号刷着微博,看到热搜上的标题时气的牙都痒痒。

 

 #易锦被单松月揩油#

 #单松月人设崩塌#

 这样的标题,属实不是什么好热搜。

 

 点进热搜,综合第一放的是段不怎么清晰,但可以看清人是谁的视频。

 

 一个身穿海蓝色一字肩长裙的女人,淡笑着和身旁俊帅的男人说话。

 敬酒间,手指‘不小心’碰了一下那男人的手指。

 

 就这么一小段视频,硬生生将这个女人骂上了热搜。

 

 原因无他,这个男人是当今正热的影帝易锦,粉丝众多,且大多都是毒唯,疯起来不要命。

 不管这个热搜是什么原因上去的,皆被他的粉丝打为单松月团队买的热搜,想黑红,蹭她们家的哥哥热度炒绯闻。

 

 小椿差点被气笑了。

 

 谁家团队有毛病啊!买这个热搜!

 

 还好单松月的粉丝也不是吃素的,下场控评加开骂,硬是在这个对她们不怎么有利的热搜下占据了一片天。

 

 小椿看到评论逐渐被控制后,才消了点气。

 “这群人真的什么都能编,你俩对视一眼硬是说含情脉脉。”小椿气哼哼的说。

 

 房间内的没人回答他的话。

 

 小椿也不在意,他早就习惯了单松月的性格。

 

 手机‘叮’的响了一声后,小椿看了眼经纪人发来的消息,说:“颖姐问要不要撤热搜。”

 

 房间内安静了一会儿后,如娟娟清泉般美妙的声音响起。

 

 “不用。”

 

 热搜挂上去有一段时间了,公司要想撤早就能在第一时间撤下去,哪里还需要现在问她的意见。

 

 坐在椅子上的女人微微仰着头让化妆师卸妆,如鸦羽般的睫毛随着卸妆纸的动作轻颤着,神态悠闲的根本不像是热搜主角之一。

 

 小椿看了眼正在卸妆的单松月,老老实实的按照她的回复回了颖姐,随后站在旁边乖乖的等着单松月卸妆。

 

 单松月很漂亮,而且是一眼就惊艳,再看又清纯的美人。

 卸了妆后的面孔,更显得清纯动人。

 

 她的粉丝们都说她像松间明月一样清冷又遥不可及,是她们心头的白月光,所以粉丝团也叫白月光。

 

 她靠着椅背任由化妆师在自己脸上折腾,手指轻轻敲击着扶手,心思早就不在这间屋内。

 

 这种热搜,不知道她哥看了后作何感想。

 

 之前和一个老总传绯闻时,她哥单城打了个电话过来,一本正经的问是不是真的。

 

 她反问:“和你有关吗?”

 

 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沉稳的说:“你是我妹妹。”

 

 单松月知道,他打电话过来只不过因为她是他妹妹,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和自己有血缘关系,同为单家出来的孩子,被一个年纪能当她爸的老总包养。

 他丢不起那个人。

 

 但单松月不想当他妹妹,她想当他老婆。

 

 所以面对单城的这句话时,她只说了前半部分,“谁想当你妹妹。”

 

 单城那边顿了下,没能说出话来。

 他和单松月完全是两种性格,沉闷话少,半天蹦不出一个屁出来。面对妹妹的话,也只能沉默。

 

 但单松月不介意,对于她来说,不管单城出于什么目的打电话过来关心她。

 那都是关心。

 

 所以她尝到了甜头,三番五次的刻意和男星传绯闻上热搜,偶尔单城打个电话过来,都能让她得意半天。

 

 因为除了她,单城没有第二个妹妹。


 2.

 卸完妆后,单松月换了身衣服,戴着帽子跟着小椿从地下停车场上了车。

 

 司机在前面开车,小椿在后边和她讲明天的行程。

 

 “明天上午十点有个采访,我八点来接你可以吗?”小椿问道。

 

 单松月靠着椅背闭着眼休息,闻言只是从嗓子里低低的发出一声嗯。

 

 小椿察觉到她心情似乎不好,还以为是热搜的事让她不高兴了,连忙说:“其实热搜都是黑粉找营销号刻意夸大了,大多数路人还是很理智的。”

 

 单松月懒懒的掀起眼皮,只是没看向他,而是看向了车窗外。

 朦胧的路灯透过车窗在她的脸上落下一片暖黄色的光,浓密纤长的睫毛轻颤了一下。

 

 “我不在意热搜。”

 

 单松月唇微启,语气平淡。

 

 没有涂口红的唇瓣是淡淡的樱花色,上唇中间立着一颗小小的唇珠,像是惹人采摘的果冻。

 

 小椿眨眨眼,想问那是在意什么,但看到单松月的表情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比起不高兴,单松月现在的表情看起来更像是难过。

 

 将单松月送回家后,小椿就和司机一起离开了。

 

 单松月的住处是高档公寓的一间大平层,卧室和客厅之间用的是如夜幕般低垂的薄纱隔开,卧室下陷,和客厅形成一个上下阶梯状。最为瞩目的就是那可以纵览城市夜景的落地窗。

 

 这套房的房价不便宜,在龙城的市中心寸土寸金的地方,房价几乎每天都在涨,她去年买这套房的时候,还是贷款买的。

 

 哪怕现在身上有了点钱,也要按期还房贷。

 

 单松月进门之后,房间内的灯光和空调自动打开。

 她脱了鞋,赤脚踩在了地上。

 哪怕现在正值夏季,瓷砖依旧冰凉,单松月却一点都不在意。

 

 像是有点洁癖,单松月先去洗了手,然后迈着纤细修长的双腿去酒柜里拿了瓶红酒。

 

 明天还有工作,单松月没准备多喝,只倒了小半杯。

 

 随手打开电视,里面放的是一个综艺频道,吵吵闹闹的声音立马充斥了这个安静到有些静谧的房间。

 

 单松月晃了晃酒杯,低头看了眼手机。

 

 还是没消息。

 

 正常有关单松月的此条挂在热搜上时,特别是涉及到和其他男人有关的,单城都会打电话过来问一下。

 

 为什么这次没打?

 

 单松月抿了口酒,没有完全醒开的酒液有些发涩,和她隐匿了好几年的心情一样。

 

 她轻轻的呼出一口气,伸直了双腿靠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看着电视里无趣的综艺。

 

 等到晚上零点,手机里依旧没有消息发过来。

 单松月抿唇忍了忍,还是发脾气把酒杯摔了出去,里面残留的红色酒液四溅在瓷砖上,混杂着残碎的玻璃渣,看起来颇有些吓人。

 

 单松月也没有主动给单城发消息,就这么留着一地残渣,将自己裹紧了被子里。

 

 只是心情还是很差劲,在被窝里翻来覆去了一会儿,单松月爬起来拿过手机,将名为单城的联系方式全部拉进了黑名单,这才发泄完毕。

 

 她一点都不在意自己拉黑的这个举动会不会惹恼对方。

 

 她是他妹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爱情上她无从下手,亲情上她却可以肆无忌惮。

 

 他不是仗着哥哥的身份一直想要她听话吗?她偏不。



 3.

 采访地点距离单松月的住处有一点距离,更别提到了那儿还需要化妆。

 

 小椿和另外一个助理小裘踩着八点整到了单松月的家里。

 

 因为小椿是男性的原因,单松月家里的密码只有小裘和经纪人颖姐知道。

 

 输完密码打开门后,小裘往屋内看了眼,低一层的卧室被层层叠叠如天幕垂落的薄纱遮掩,看不清里面的人。

 确认没什么问题后,小裘才让开位置让小椿跟着走了进去。

 

 “松月姐。”小裘踩着几层阶梯进了卧室,撩开薄纱往里面看了一眼,床上仅穿着一件真丝睡裙的美人映入眼帘。

 

 “松月姐,该起床了。”小裘小声的唤着熟睡中的美人。

 

 光线顺着小裘撩开的几层薄纱缝隙透了进来,映在了单松月的脸上。

 

 好看的眉毛微微蹙起,好一会儿,睫毛才轻颤了一下,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

 

 小椿已经利索的将买好的海鲜粥和小笼包放在了陶瓷碗和盘子里,看到客厅里碎裂的玻璃杯也没露出什么惊讶的表情,而是戴好手套,将较大的玻璃碎片一片一片的捡了起来,随后仔仔细细的将细碎的玻璃渣给清理干净。

 

 单松月换好衣服从卧室里出来时,客厅已经恢复成了昨天回来之前的样子,只有餐桌上放着温度正好的早餐。

 

 “松月姐早啊~”小椿很精神的打着招呼。

 

 “早。”

 单松月看到了碎玻璃都被收了起来,顿了顿接了一句,“辛苦了。”

 

 小椿立马咧嘴笑了笑。

 

 吃过早餐后,单松月跟着两个助理上了车。

 

 小椿开车,小裘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单松月则坐在后座低头玩手机。

 

 昨晚的热搜已经降了下去,单松月搜索了一下相关词条,也没有什么太过火的言论,大概是她的月光粉控的评。

 

 她又打开微信看了眼单城的头像,一个穿着粉色小裙子的白色绵羊娃娃,任谁都想不到这个头像的背后是一个身高近一米九的高大男人。

 

 她没把单城从黑名单里拉出来,只是看了眼头像觉得心情好了一点,然后若无其事的把手机收了起来。

 

 等单松月到了地点后,立马被人迎上来带去了化妆间。

 

 在娱乐圈混的这几年,单松月已经对这些流程很熟悉了。

 此次的采访是直播形式,采访内容昨天下午就发到了她的手机上,已经看过了。

 

 只是没想到,这个采访节目压根没按照昨天给她的台本来。

 

 穿着灰色小西装的主持人,上来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松月对昨天的热搜怎么看?”

 

 单松月冷冷的看着主持人,她其实不在意被问这些问题,她只是讨厌一声招呼都不打就把问题给换了。

 

 现在是直播,单松月的一举一动都牵连着观众的神经。

 作为新晋四小花旦之一,单松月一直是里面争议最大的一位,此时这个问题抛出来,直播间里的人都炸了。

 

 一传十十传百,这个直播间里的在线观众一下多了好几倍人。

 一开始只是粉丝和个别黑粉来看,现在是其他家的粉丝和路人都挤进来看热闹了。

 

 小裘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就知道不妙,连忙冲单松月挥了挥手,示意她可以不回答。

 

 单松月眼皮子都不带眨一下的,忽视了台下努力挥手的小裘,懒散的靠着椅子,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坐着用眼睛看。”

 

 

 4.

 龙城隔壁江市的野狼搏击俱乐部内,一个穿着黑色背心身材高大威猛的男人解开了缠绕在手上的白色绑带。

 

 明亮的LED灯光照在他小麦色的皮肤上,衬得肌肉上的汗水晶莹。

 

 擂台上躺着一个男人,喘着粗气扭头看他,一脸的幽怨,“你今天怎么了,打这么狠?”

 他差点以为自己会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

 

 “我昨天也这样。”单城低头去旁边拿了手机,尝试着给自己的妹妹发了个表情包。

 

 [消息已发出,但被拒收]

 

 页面上自动蹦出了一条消息。

 

 单城抿了抿唇,沉默的把手机收起来。

 

 擂台上的孟奇文休息够了,一个鲤鱼打挺蹦了起来,“不对,你肯定有心事。”

 

 单城不愿和他争辩,“你说有就有吧。”

 

 说着弯腰拿了椅子上的毛巾往更衣室走。

 

 “哎哎哎,你干嘛去啊?”孟奇文见状连忙跟了上去。

 

 “洗澡。”单城言简意骇。

 

 “不练了?今天结束这么早?”孟奇文觉得出了鬼了,这才练了没一个小时。

 

 单城‘嗯’了一声,随后身影消失在更衣室的帘子后。

 

 他在自己的柜子面前停下,伸手脱掉了衣服,随着动作露出了腹部结实的肌肉,再然后是胸肌。

 

 低头把裤子脱掉后,更是露出了坠在胯间哪怕半软着尺寸也十分令人惊叹的性器。

 

 更衣室再往里就是淋浴间。

 

 单城光着身子拿着毛巾走了进去,冰冷的水流顺着头发浸透全身,才缓解了不少心内的闷燥。

 

 单城今天的心情的确不怎么好。

 昨天晚上俱乐部内的人聚餐,闹到了凌晨一两点才回家,到家后才发现手机没电了。

 

 充上电打开手机,然后就看到了还挂在热搜上的几个词条。

 

 对于自己这个妹妹,单城一直是很在意的,像这种一看就是刻意抹黑的词条,单城觉得单松月看到了肯定会不高兴。

 但因为实在是太晚了,单城就没给她发消息,准备白天醒来后再说。

 

 谁知道早上醒过来,消息刚发出去,就收到了一个红色的感叹号,[消息已发出,但被拒收]。

 

 单城对这个感叹号实在是太熟悉,他又被拉黑了。

 

 以前被拉黑还有个理由,他说话惹她不高兴了,或者是她心情不好。

 

 但单城这两天什么都没做,莫名其妙的又被拉黑。

 

 说不生气是假的,单城向后拢了把短发,转而打电话给单松月。

 

 结果手机号也被拉黑了。

 

 这下单城彻底明白,单松月就是不想让他联系她。

 

 有些憋闷,又有点难过。

 单城不喜欢她这种,自己明明没有做错什么,就仿佛被打入冷宫的做法。

 

 所以今天一到俱乐部,打拳的时候就比平时多了些发泄般的狠戾。

 

 简单的冲了个澡后,单城擦干净身体,穿着一条宽松的黑色运动裤,赤裸着上身坐在更衣室的椅子上。

 

 看了眼时间,已经到单松月的采访时间了。

 

 一般妹妹的直播活动,单城都不会错过,这次也不例外。

 

 拉黑归拉黑,妹妹还是妹妹。

 

 况且拉黑之后,他也只能通过这些活动和网上的一些消息来得知单松月的近况。

 

 单城用毛巾随意的擦了下头发,低头点开了采访直播间。

 

 屏幕上立马出现了正在直播的界面,被称为国民白月光的单松月穿着一身缀满碎钻的白色鱼尾裙,带着清淡的笑容坐在沙发上,说:“我最喜欢我哥哥。”

 

 单城:?

 

 

 

 

 5.

 单城的眉头几乎不可察觉的皱了下。

 

 对于直播里单松月说的话,单城是一个字都不信。

 

 毕竟自己现在还在黑名单里待着。

 

 直播间后边的内容看起来都很正常,结束之后单城只能去搜回看,结果没等他点开回看,屏幕上方就蹦出了一条热搜,

 #单松月耍大牌#

 

 单城:?

 

 他顺着跳出来的娱乐新闻点进去,果然是今天直播的片段,恰巧是他没看到的前半部分。

 

 主持人笑着问她对昨天的热搜怎么看,单松月的表情就淡了下来,说坐着看。这种回答显然是不给主持人面子的,主持人有点尴尬的笑了笑后,又问:“网传您和易锦影帝在秘密交往,这事是真的吗?”

 

 单松月这下连笑容都不想给了,只是平淡的望着她,也不回答。

 

 弹幕里果不其然的炸开了。

 

 月光粉怒斥主持人肯定没按台本来,黑粉一个劲的说单松月耍大牌不回答问题,路人粉第一次看直播遇见这么杠的明星,看热闹的吃瓜。

 

 抛开弹幕不谈,直播间内一时之间安静的只能听到两个人的呼吸声,单城甚至差点以为自己把音量给关了。

 

 沉默了良久,单松月的视线似乎往台下看了一眼,然后才勾起一个略带嘲讽的笑意,说:“您也说了,都是网传,我能和易锦影帝这样优秀的演员做朋友是一件十分幸运的事,我也希望大众不要扭曲我和他之间的关系,毕竟我还算他的粉丝,还不想被他开出粉籍。”

 

 此话一出,台下出现了一阵笑声,主持人的脸色也稍稍好看了一点。

 

 她没敢继续问单松月和易锦之间的关系,只是采访了一下单松月关于下一步新戏的打算。

 

 这些问题在台本上,单松月很轻松的就能回答出来。

 

 本以为主持人差不多得了,谁知道快结束的时候,主持人又抛了个问题出来,“那松月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单松月饱含深意的看了主持人一眼,这家采访是铁了心要拿她博眼球赚流量,甚至不在乎和她撕破脸了。

 

 弹幕立马刷起了:没有。

 最喜欢妈妈。

 最喜欢爸爸。

 

 等等。

 

 其实就连主持人自己,都觉得这个问题肯定要被搪塞过去。

 

 单松月却出乎意料的说:“有。”

 

 主持人眼睛一下就亮了,上半身立马挺的笔直。

 

 单松月带着清淡的笑容,似真似假的说:“我最喜欢我哥哥。”

 

 视频到此终止。

 

 单城的手指在屏幕上无意识的敲了敲,最终打开了评论区。

 

 果不其然,网友清一色的刷:就这?

 

 无论是说单松月耍大牌,还是单松月回答的自己喜欢的人,都是一点营养价值都没有的娱乐新闻。

 甚至有人在骂单松月是不是又买热搜了,天天挂在热搜上。

 

 月光粉们则是松了口气,他们一开始听到单松月说有的时候,还真以为这祖宗要官宣恋爱。

 但明显,大家都把她这个从未出现在大众视野中的哥哥当成了挡箭牌。

 

 事实上,单城自己都这么认为。

 

 浪费时间看了个没用的热搜,单城薄唇微抿,收起了手机。

 

 穿上衣服后,背着个单肩挎包,迈着长腿走出了更衣室。

 

 孟奇文看到后连忙问:“你去哪儿?”

 

 “吃饭。”

 

 孟奇文脱下拳套,边走边喊,“等等我。”

 

 单城稍稍放慢了点步伐,等着他一起。

 

 等待的途中他又尝试着给单松月发了个表情包,预料中的感叹号没出现。

 

 发送成功了。



我要分享资源 | 求资源 | 解压密码 | 交流群 | 反馈问题 | 吾爱摆渡
本站提供的一切软件、教程和内容信息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否则,一切后果请用户自负。 本站信息来自网络,版权争议与本站无关。您必须在下载后的24个小时之内,从您的电脑或手机中彻底删除上述内容。 如果您喜欢该程序,请支持正版,购买注册,得到更好的正版服务。如有侵权请邮件与我们联系处理。敬请谅解!
标签
评论
登录后评论